辐射太空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心果 > 正文内容

我的高中老师_散文

来源:辐射太空网   时间: 2020-10-16

  1

  公元1976年。秋。不佞上了高中。南马一中。我们那一届高中,一共有四个班,不佞被分在了高一(1)班,不佞的班主任老师,名叫王湘。王湘老师原名王展湘,王湘应该是他的笔名,后来,渐渐地,笔名貌似就代替了他的真名。这位王湘老师,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在省报的“教育周刊”栏目发表一些诸如“教学随笔”之类的豆腐干短文了,这在一般同学们的眼中看来,简直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因而,在南马一中的教师队伍中,也算得上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除了“教学随笔”之外,这个王湘老师甚至还会写诗,白话诗。固然,王湘老师后来写的最多的还是散文随笔之类。有一回,学校的墙报,出了一期“教师作品”专辑,其中,就有王湘老师写的一篇文稿,题目是《反戈篇》,被安排到了头条。王湘老师不仅一手钢笔字写的漂亮无比,文章也是写的掷地有声。同学们普遍感到,王湘老师的这一篇《反戈篇》,在这一期的墙报中独占鳌头。王湘老师后来被评为“全国优秀语文教师”;“省特级教师”也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基础的。啄暌院螅?跸胬鲜τ氩回?诙?糇餍?侔斓谋驶嵘显???五忮恕L热粑颐挥屑谴淼幕埃?菜破?裎?梗?跸胬鲜σ丫?霭媪宋辶?錾⑽募?N壹堑猛跸胬鲜Φ囊黄?⑽牡奶饽浚?小恫蕴觳挥铩贰N恼滦吹目晌讲┐缶?睿∮幸徊可⑽募?谋晏饨小度赵碌啤贰N业母咧校?苡姓庋?囊桓鲇胛抑就?篮系娜耍?鑫业陌嘀魅卫鲜Γ?倚疑酰∪欢??煊胁徊伙缭迫擞械┫?龈#?以谀下硪恢械母咭唬?)班,呆了才一两个月,就由于某一个原因,离开了这位王湘老师。(详情请参阅下一篇《红医班》)。

  我不知道,倘若我一直在这个高一(1)班呆下去,不佞的高中阶段的读书成绩最终到底会怎样?天底下,任何事情,假设都只能是假设而已,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只有有一点几乎可以肯定,甚至于打包票,倘若不佞能在这个高一(1)班呆下去,不佞两年的高中的求学生涯,一定会“欢乐”许多。因为我与王湘老师几乎可以说是同路人,而我在求学的阶段,又一直以语文这门功课一枝独秀。一个老师难道还会不喜欢一个功课成绩好的学生吗?

  在高一(1)班,教语文的王湘老师做我们的班主任。教我们数学的老师,则名叫陈荣献。这个陈荣献老师,尽管不佞只与他打了一两个月的交道,他却给不佞留下了终身都难以磨灭的印象。他说话风趣幽默。这一点貌似可以与现在的我PK。说句不好听的话,他在课堂上活泼的举动,有时候简直像个小丑。舞台上小丑的举动,总是能够惹人发笑的。有时候,这个陈荣献老师在讲台上,兴之所至,甚至会手舞足蹈载歌载舞。他是一个高度近视眼患者。在他载歌载舞的时候,他的玻璃镜片就会一闪一闪地闪着光。他甚至会“强词夺理,”将自己的短处转化为长处。在一节课上,他突然讲了一句非常让我们长见识的话。他说:“你们别看我眼前隔了一块玻璃。我还就是比你们大家都有能耐。我眼前隔了一块玻璃,还能看的更清。你们这些人,如果眼前隔上一块玻璃的话,走起路来,肯定会东倒西歪。”

  这个陈荣献老师,平日除了说话风趣幽默,他的教育方式也颇有些与众不同,他的教学方式更容易让同学们接受。我相信,倘若我一直在这个高一(1)班呆下去,有这个王湘老师教我语文,陈荣献老师教我数学,成绩要想不好都难。可是,后来,由于某个原因,我离开了这位陈荣献老师((详情请参阅下一篇《红医班》)。这是一个终身都难以弥补的遗憾!在我的记忆中,这个陈荣献老师甚至还癫痫治疗期间的注意事项有哪些呢能够玩杂耍。当然,这样的杂耍并不值得在学生中提倡。什么杂耍?那就是,大撒把。冯小刚导演的一部电影题目就叫《大撒把》。不佞,起先还不明白“大撒把”到底是什么意思。后来,《百度》以后才知道大撒把就是“骑自行车不把车把”的意思。而我们的这位陈荣献老师,就有这样的能耐,骑自行车“大撒把。”南马一中,是一个建立在山背上的学校,离开校门口不远,就有一处长约百米的大斜坡,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斜,总之在本人的影响中,就跟悬崖峭壁仿佛,这个山坡名叫“长山背,”现在依然存在。那时候,那一段公路,甚至还是石子路,现在已经浇筑成水泥路了。这个大斜坡,是如此之斜——在本人小时候的印象当中,简直就跟一堵墙壁一样,车子过去,它就会从你的背后竖起来。这个大斜坡,不仅坡陡,坡长,在大斜坡的尽头,还有一个“U”字形的大转弯。这条路从它开通之日起,不知有多少人在此向土地公公“拜年。”多少人谈虎色变。啄暌院螅?救擞幸淮未诱饫锲镒孕谐德饭??乖??蚍秩傩以诘?构?淮巍H欢??褪窃谡庋?桓隽钊颂富⑸?涞牡胤剑?颐堑恼馕挥哪?笫Τ氯傧桌鲜Γ?镒孕谐档氖焙颍?尤豢梢源笕霭眩??摹俺导肌笔侨绱酥?茫?蛑笨梢愿?蛹纪诺墓ρ?菰辨敲馈S幸淮危??镒孕谐荡印俺ど奖场毕氯サ氖焙颍?踔两?约旱乃?直鸬搅俗约旱谋澈螅?馐且揽科u傻呐ざ?础安僮荨彼?淖?巍W孕谐狄宦废禄??宦泛岢逯弊玻?钊祟?拷嵘嗟氖牵?谡飧鲂逼麓Γ???卸嗌偃擞盟?制锍担?寄衙獾?梗?墒牵?颐堑恼馕怀氯傧桌鲜Γ?词撬?掷锤龃笕霭眩?材芷桨参奘隆D?氩慌宸?疾恍校?

  倘若我没有记错的话,啄暌院螅?飧龀氯傧桌鲜??讼亟逃?郑?闪艘幻?餮性薄?

  我曾经的高中语文老师——王湘老师,数学老师陈荣献老师,久违了!思念!怀念!向你们致敬!

  2

  我高中的英语老师名叫陆金仙。

  猜测她的祖籍毫无意义,胡乱猜测的话,也许是黄田畈人?因为黄田畈这一方水土姓陆姓蒋姓王姓许的人好像特别多。固然,在我们南马一带的葛府,尽管号称“葛府,”其实有不少村民反而姓陆。

  高中时期,我开始学英语,一个学期学一册,高中四个学期,一共学了四册。现在,我早已经把我曾经学过的英语知识,全部交还给我的英语老师了。——“骚瑞!”

  现在的孩子可比我们那个时候厉害多了,现在的孩子,貌似从小学就已经开始学英语。我的长女大学毕业以后,就在横店镇的一所小学担任英语老师。在我的学生时代,我的英语成绩并不十分理想,想不到,我的两个女儿英语成绩都顶呱呱。我完全有理由怀疑,我的两个女儿到底像谁?像她们的妈妈,还是?——开个玩笑而已,千万不要我给个棒槌你就当真?当针?

  我的高中是在南马一中读的。

  在我上高中的那个时期,南马一中有两个刚刚从大学分来不久的漂亮的女教师,一个名叫陆金仙,另外一个则名叫蒋丽莲。陆金仙教英语,高中英语。蒋丽莲教地理,初中地理。蒋丽莲称得上浓眉大眼,尤其是她的一双眉毛,在我的印象当中,很黑,很粗,很亮。俗话说:年轻无丑妇,更何况,她俩又都是刚刚从高校毕业分配来的女大学生,朝气蓬勃。#p#分页标题#e#

  陆金仙老师瓜子脸,是不是披肩发,我已经忘了。她教我们英语的时候,好像已经结婚,并且已有了一个孩子。陆老师的爱人,好像还是我们东阳教育局当年的一个领导。陆老师教我们英语的时候,貌似还在哺乳期,孩子就交给了陆老师的母亲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带。陆老师的母亲当时也在学校。陆老师还有一个妹妹叫陆金娥,高中与我同一个班。

  高中时期,有两门课,我的成绩不是很好,甚至可说极差。一个是数学。另外一个就是英语。所以,在上英语课的时候,每个英语单词的下面,我都密密麻麻的注释了汉语单词。如“英格里许,”“阿尔拉夫右。”你知道“英格里许”“阿尔拉夫右”的意思吗?上英语课也跟上语文课一样,要背诵刚刚学过的英语单词。一个大清早,我与另外一名男同学,一块到英语老师的房间里去背诵。貌似陆老师母女俩刚刚起床不久。陆老师正在一个洗脸架前面洗漱,陆老师的母亲则在一旁抱着她的孩子,在哄孩子。我与另外一个男同学要背诵英语单词,陆老师只好一边洗漱一边听我们背诵。因为,在背诵之前,我俩已经把刚刚学过的一篇英语课文背得滚瓜烂熟,自以为成竹在胸,背诵起来也算得上是朗朗上口。倘若要我实话实说的话,与其说我们背诵的是英语课文,毋宁说我们背诵的是中国汉语。轮到我,我几乎毫无磕绊,十分流利地就背诵为了一大段。我如释重负。吁了一口气。想不到,这个教英语的陆老师,比我们要“睿智”多了,我们刚刚背诵完课文,她就用因为刚刚洗漱完毕而显得相对有些潮湿的手指指点着课文中间的一个英语单词对我说:

  “念!”

  我头脑里登时“嗡”的一声,大事不妙!我在自己的大脑里急忙搜索,“中文”背到这里,大概应该是哪一个英语单词?我胡乱猜测了一阵子之后,就开始瞎说一气。这样一来,立马露陷。然而,我的英语老师并没有当场戳穿我,给我难堪。只见她抿着嘴唇微微一笑,一丝笑纹从她的嘴角两边荡漾开去。也许在陆金仙老师的内心深处,甚至还在暗暗地钦佩我:

  “用‘汉语’背诵英语课文,居然能够背诵完这么一大段,厉害!”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骚瑞!”“骚瑞!”我的英语老师!你教我们英语的时候,貌似才二十四五岁。现在,是否已然退休?在家安享晚年?

  3

  我高中的美术老师名叫丁景荣。

  我这人从小喜欢绘画。大言不惭的话,也许可以说是遗传。我父亲平日里貌似也能够画两笔,而且,几个毛笔字,写的远比我出色。你千万不要误以为我父亲是一个小画家什么的。齐白石第二徐悲鸿第三傅抱石第四张大千第五许江吴冠中第六第七什么的……。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充其量只是一个补鞋匠。我不知道,父亲在“那一边,”是否依然在补鞋?当然,画家与补鞋匠,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社会分工不同而已。但愿你会反对我的这一说法?

  我小时候以绘画见长。

  村校,小学,初中,高中,我的美术作品,都曾经被学校方面选去展览。不是去展览馆展览,而是在学校墙报展览。别以为墙报就很容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小学的时候,我的一副题名为《闯将》的学生习作就曾经在学校获奖。初中的时候,一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空心字,又一次获奖。走出校门以后,我的绘画兴趣不减,曾无数次购买画笔、颜料、纸张,在家里进行绘画,只差没有购买绘图板,没有购买文房四宝。我画过《松鹤延年》、《时代列车向阳开》、《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等很多绘画作品,我尤其喜欢画《竹》,贴在自家的墙壁上,供人欣赏。而且从来就是免费,没有卖过一次门票!

  牛皮一点的说法,我的绘画能力几乎可以说是与生俱来。这一点,在我的两个女儿身上甚至都有遗传。我的两个宝贝女儿,绘画水平也还算是“可以。癫痫病如何治疗好?”曾经不止一次赢得学校美术老师的褒奖。从村校到高中,我好语文、美术。这两门课成绩向来优异。

  我上高中的那个时候,美术课体育课劳动课,一个星期好像只有一两节。我十分珍惜上美术课的机会。一上美术课,我全身的细胞都呈兴奋状态,像是吃过兴奋剂。

  上美术课,往往是老师在黑板上画一幅作品,然后,让学生依样画葫芦。丁景荣老师上美术课,情景差不多也是这样。偶尔也有意外。有一节美术课,丁老师就事先画了一幅没有标题的画作,画面中间是一个太阳,喔,不是一个,而是半个!半个太阳。半个太阳的上面,则是太阳的光芒。呈半圆筒状往外扩散。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厂徽貌似就是这样。一个片子的开头,就是一个五角星,然后,伴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光芒往外扩散,源源不断无穷无尽。画面的下半部分,则是荡漾的碧波,或者说是海水、浪花。这些浪花就像是一个又一个被放大了无数倍的“逗号。”画面一红一蓝一黄。光芒是黄色的,半个太阳则是红色的,海水或者说是浪花则是蓝色的,三种颜色色彩对比强烈,让人感觉赏心悦目。画面太美我不敢看!丁老师将这一张画贴在黑板上,然后,让我们照本宣科。都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要说,一个老师给学生的影响力也是无穷的。不要说是在学校里面了,纵然在我后来走出校门走上社会很久以后,我曾经N次画过这样的一副画面。上面是光芒,中间是半个太阳,下面部分是蓝蓝的海水。画面就“抄袭”自丁景荣老师的那一副画作。光芒既可以画成黄色的也可以画成红色的。光芒既可以是连接的,又可以是断断续续的,藕断丝连的样子,越往外,“光芒”的半径越大。

  有一年,丁老师个人曾经创作了一批历史题材的画作,在学校的墙壁上展出。在我的印象中,题材仿佛是陈胜吴广起义,要不就是李自成。那个时候反正一会儿批林批孔,一会儿又批宋江……丁老师的每一副画作,几乎都可以与专业的美术家PK。我曾想,我高中的这位美术老师丁景荣,十有八九是一位真正的“画家,”至于他是不是中国美术家协会或者是是浙江省美术家

  协会的会员,我不知道。一个真正的作家,或者一个真正的画家,书法家,加入协会,固然是“证明书”之一,窃以为,一个真正的“家,”最终还是得靠“作品”说话。公元2019年,宁波市女科学家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在此之前,屠呦呦好像还不是什么“院士。”

  公元1976年1月8日,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去世。那个时候,好像印刷一张彩色画报远没有现在这样方便快捷,现在,刻个私人印章都可以“电脑刻字,”立马可取。当时,周总理去世,学校里居然找不到一副周总理的画像,于是,学校领导立马让丁老师用画笔绘制了一副彩色的周恩来总理的遗像,天地!要我说,就是后来印刷厂印刷出品的周总理的遗像,其逼真度也不过如此!丁景荣老师画的周总理的半身像,画面是那么栩栩如生。丁老师将自己刚刚创作完成的这副总理遗像,挂在校黑板报的报头,供同学们欣赏。那一期的黑板报,出的是“怀念周总理专辑。”文字与图案,图文并茂相得益彰。窃以为,丁老师的绘画水平,绝对是国家级画家的专业水准。#p#分页标题#e#

  有多少人,多少老师,多少同学,自从三十多年以前,在校园一别以后,就从来没有“再见。”我的这位高中的美术老师,同样也是如此。一晃,三十多年没见。敬爱的丁老师,别来无恙乎?

  4

  我高中的体育老师名叫陈钦佩。

  我对于他十分钦佩。一是小孩子抽风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的名字就叫“钦佩,”你要想不“钦佩”他都不行。二是这个体育老师是一位标准的体育老师。一年四季,风雨无阻,坚持每天体育锻炼。如果体育老师都像他这样,那才叫一个称职。因为一年四季坚持体育锻炼,所以,陈钦佩老师的身体一直都是很好,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很好。天底下的人,如果都像他,那么,不少医生因此都会面临下岗的危险。也不知道是由于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之故,还是因为他是一名体育老师,而体育课又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上的,所以经常要晒太阳。还是,由于他的肤色本来就黑,总之,反正。横竖,这个陈老师全身的肌肤黑黝黝的,一副非洲黑人的模样,但一看就是健康的颜色。

  我不知道这个陈钦佩老师的祖籍,应该不会是我们东阳人,因为,他的口音不是我们这里。既不是东阳南乡,也不像东阳北乡。已故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在世的时候,就坚持以身作则,每天早晨带领公安人员,进行晨跑。一方面固然是为了提高公安人员的身体素质,另外一方面也是对于犯罪分子的一种震慑。公安人员排成一排跑起步来那才叫一个英姿飒爽。

  这个陈钦佩老师,不知道是因他的身体好,所以,心情也就特别容易愉快,还是天性就是如此一种乐观开朗的性格,尽管,他教我们体育的时候,年岁稍大,貌似五十“隔壁,”六十“上下。”头脑中心甚至已经开始谢顶。但是,爽朗的笑容经常出现在他的脸上,每次上体育课,一个班的男女同学排列成一排或者两排,他就会提前告诉我们今天体育课的主要内容,是投手榴弹,还是标枪?这个手榴弹固然是体育用品的手榴弹,不是真枪实弹喔!还是一百米短跑一百米跨栏。还是跳马还是单杠双杠还是铅球。我最讨厌的就是跳马,弄得不好就会受伤。你说,上一节体育课,身体受伤“搿算”吗?打乒乓球则是在室内举行。每次,当我们一班人,大约五十位左右,排成一排。这个陈钦佩老师就会对女生特别关照一下:

  “有女同学如果身上来了例假,可以自动退出今天的活动。因为,今天是跑步。”

  我这个人身体发育尚早,但是,貌似彼时也不明白女生的一些事。我甚至于羡慕,为什么有时候上体育课,个别女生可以站在边上玩?一般男生就压根没有这个权利?都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不一样,有时候就是不一样!你千万别以为陈老师讲的这一句话多余,正好体现了什么叫人性化教育。

  还有一回,陈老师提前一个星期通知我们:

  “下一个星期的体育课,我要带领你们上游泳课,请各位提前带上换洗的短裤。”

  南马一中的围墙外面,在焦山头村附近,有一口池塘。我们的游泳课就在那里举行。一节课四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像我,早在孩提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游泳,所以,学习游泳之类,不过是走个过场。真正不会游泳的,一时三刻恐怕也不可能学会。但是,既然是体育课,凡是跟体育沾边的,貌似都应该学一学。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我们上游泳课的那那一天,天气十分晴朗,因为整个高中学期,只开展过一次游泳课,所以,我的记忆特别清晰。游泳课结束以后,最困难的还是找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换衣裤。男生还好办,女生比男生更不容易找地方。好在离开那口池塘不远,就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渠道。渠道很高渠道很长。躲在渠道的里头换衣服,别说是一个人了,就连一头大象躲在里面,外面的人轻易地也看不见。

  这个让人钦佩的陈钦佩老师,现在,按道理来说,早已应该年逾古稀,身体应该依然还好,精神矍铄吧?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zose.com  辐射太空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