辐射太空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大庭氏 > 正文内容

三十公斤硬币_故事

来源:辐射太空网   时间: 2020-10-16

  一个寒冬清晨,西北风呜呜作响。为赶车,我早早来到火车站,虽然我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依然能领教到寒风的威力。

  一个佩戴头戴式耳机的青年在广场上来回踱步,深情演唱着让人听不懂的歌词,我尽力用心去听,大致只能分辨出是粤语歌。他像一个无忧无虑的歌者,唱到兴奋时会手舞足蹈,忘乎所以。我不止一次在这里见到过他,究竟他是在练歌还是脑子不太好,我也分辨不出。通常一般流浪汉,通过衣着就能辨别他的身份,但我每次见到这个青年,总是穿的干干净净。不过他超然的人生态度倒是令我羡慕。

  我照例从他的身旁快速走过,准备进站。

  站前广场角落的电线杆旁此时围了一群人,听说是新贴了一张寻人启事。平时这里贴满了寻人启事,有新有旧,有黑白有彩色,有寻人的,有寻狗的,总无人问津,幼儿患上了癫痫病可以用药物进行治疗吗?为何今日围了这么多人。

  反正时间还算宽裕,我好奇凑上前去想一探究竟。

  启事上附有一张黑白图片,依稀可辨是一个瘦如骨才的老人,下方写着老人于昨晚在火车站广场上死去,身上无任何能证明其身份的证件,有知情者或亲友请拨打下方电话。这启事和我曾经见过的无名尸体认领通知无异,只不过换了一种说法。

  看到图片的第一眼,我已认出他正是在广场上行乞的老头。

  因工作原因,我一个月要坐七八次火车出差,常经此地,故对这里的“常客”还算熟悉。我经常能看到老头蜷缩着趴在地上,他一年四季穿着同一件厚厚肥肥的旧棉袄,上面油渍清晰可见,油渍遇上阳光的照耀会反射出七彩的光。他胡须似出生至今未修剪过,和美髯公关羽有一拼。老人身上一股刺鼻的味道远远就能闻见,每次我都躲他远远的。他不时会从肥大的棉袄里探出头来,用微弱的声音向过路行人哀求“可怜可怜吧,给继发性癫痫病的治疗?点吃的,给点钱吧。”从他的声音里明显能感受到他在努力和自己不争气的身体做抗争,试图让声音更加响亮,愿更多人听到,这样就多了一些被施舍的机会,仿佛这样才不至于被饿死,冻死。

  老头的腿似有残疾,我没有见他站起过,移动时也是匍匐式的。当然不排除他为了乞讨故意如此,但据我观察,不像装的。

  老人怎么死的。

  周围几人议论开来,这几人也是经常活动在此。有卖假发票的,有长途汽车接拉客的,还有接旅馆的、黄牛等等,总之都是和死去的老人一样靠火车站吃饭的,他们的说法似乎更有说服力。

  “应该是饿死的,老头好像有几天没吃东西了。”一中年小眼睛胖男子口中叼着烟,半截烟灰来不及弹去,似落非落,似侦探般推测道。

  “估计是冻死的,这两天降温,多冷啊,我们都受不了,更何况一个老人。”一位系着腰包左眼有疾的中年女子如此发言孩子患有轻微癫痫病,请问要怎么为孩子治疗呢?。她绰号“独眼龙”,据他自己说左眼是被自己喝醉酒的老公打坏。她腰包里俱是假发票,发言的同时还不忘向围观的旅客热心询问“发票要不要,发票要不要?”

  “病死的吧,我看他经常咳出血来。”一位同行怀着同情的语气道。为何说是同行,因这男子也是专业乞讨的,有自己的道具,我曾亲眼见他在一个角落里将自己的细腿外面包裹上一层铁皮,冒充残疾人,坐在一个自制滑轮车上,让他约八岁的女儿拉着乞讨。女儿乞讨,他就安静的坐在滑轮车上。女儿脏兮兮的,有一股痞子气,遇上不愿给钱的会纠缠不止,我就曾被纠缠过。

  几人七嘴八舌接着议论。

  “我听说警察来的时候,在他身下尼龙袋子里发现了很多一元硬币,据说称了一下,有三十公斤重呢。”

  “是吗,有这么多钱应该不像是饿死的。”

  “我好像见过有个中年男子来看过老人,老人还把自己讨来的钱怎样判断小儿良性癫给了他,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他的儿子。”

  “是他儿子不给他养老,还让他死在这里,也不来认领,还不如不是呢。”

  “就是就是,有这种儿子还不如没有。”

  接着他们的讨论重点又回到了三十公斤硬币上。

  有的说这么重得有四千多块钱。

  有的说这老头挣得也挺多,可惜没命花。

  广播通知检票了,我快步离开人群,向站内走去。

  当我第二日返回,再次经过时,电线杆上已经被贴上了一个新的寻人启事,之前的已被覆盖。我粗略瞄了一眼,照片还是彩色的,某某某,年龄五十三,于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地走失,精神有点问题,最后也不忘强调有提供线索者必重谢。

  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我拿起硬币,就会想到那位老人,想起那三十公斤硬币。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zose.com  辐射太空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