辐射太空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大庭氏 > 正文内容

宠物机_经典文章

来源:辐射太空网   时间: 2020-10-16

  校园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个讲故事的老先生,他一边走一边唾沫横飞:“相传很久很久以前,蛇能通灵,亦能化为人形。”孩子们像一串糖葫芦一样挂在他身后,神奇的故事总能牢牢抓住孩子们的心。老先生看了看身后,满意地捋捋胡须,继续讲到:“而要让蛇化为人形可谓难上加难。”说罢笑而不语。“那该怎么办呢?”孩子们被吊了胃口,异口同声地问。老先生把一根手指竖在嘴前,然后悄悄地说:“那就需要人关心他,爱护他,甚至……”“让一下让一下,这里是学校,谁允许你进来的?”保安挤进人群,不由分说把老先生拉到一边。“甚至什么?”性急的孩子追了过去,但保安拉得更快,一转眼老先生已被扯到了校门口,隔了老远只能无奈地摊摊手,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二阿珊是刚从外地转学来的孩子,在这所本地小学里,她被孤立了。老先生来的那天,教室里空无一人,她不愿和他们混在一起,所以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着脚下黑压压的人群,心中无限萧索。她的手伸进衣袋,抚摸着崭新的电子宠物机,感受塑料表面光滑柔和的质感,心下才稍稍安慰。这部宠物机还是前天在学校垃圾桶旁捡到的,此时正是宠物机风靡大街小巷的时候,孩子们几乎人手一部,虽然阿珊也很羡慕,但她知道父母挣钱不容易,就一直没向父母提出。玩具对孩子们来说就图个新鲜,有些孩子新鲜劲一过就随手丢弃,所以说阿珊运气好能捡到一部也算正常。但阿珊一直觉得这是一部水货机,因为主角竟然是一条小蛇,反观其他人的通常都是可爱的小鸡、小鸭、小狗啥的。为此阿珊还特意去学校门前的小卖部问过,老板更是连连摆手:“不可能不可能,从没听过有养蛇的。”末了还一脸狡黠地探出头:“小鸡小鸭了解一下?比小蛇可爱多了。”阿珊头也不回地跑了。虽然是部水货,但阿珊视若珍宝,几天的熟悉下来,宠物机上喂食、玩耍等按钮她闭着眼睛都能唐山羊癫疯临床治疗方法摸出来。她还为小蛇起名黑仔,一个人的时光里,她总是习惯性地掏出宠物机,仿佛有他的陪伴就不会那么孤单了。三宠物机的游戏模式通常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电子宠物与玩家的亲密度会渐渐提升,同时游戏中的宠物也逐渐长大,从而带给孩子们真实饲养宠物的体验。但一天天过去,阿珊渐渐感到自己的宠物和其他人的差别更大了,眼看着同桌的小鸡已经长成大公鸡了,每天清晨还会打鸣来提醒小主人上学,自己的黑仔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更奇怪的是,自己的黑仔像总喂不饱似的,时不时响起“嘀嘀”声提醒自己喂食,反观同桌的小鸡半天才用喂一次,省时又省力。幸好老师也不怎么管自己这个外地小孩,自己才能及时拿出宠物机操作。“你真是个喂不饱的无底洞呀,”阿珊一脸嗔怪地敲了一下宠物机屏幕,没想到黑仔竟然凭空扭了起来,黑黑细细的线条像一根面条胡乱地打转,把阿珊逗得掩嘴直笑。“这宠物机还挺有趣,时不时还给我跳个舞,难道是新功能?”阿珊心想。随着互动的频繁,久而久之,黑仔在阿珊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偶尔的个性化表现渐渐让阿珊把他当成了一只真正的宠物。有时候等父母睡了,阿珊还会在被窝里悄悄拿出手机,对着屏幕上不断跳动的小蛇说说心里话,比如今天哪道题做错了、过两天有一场考试等等,但这时黑仔却没了白日里的活泼劲,两只黑黢黢的小眼睛定定地注视着阿珊,搞得阿珊甚至一度怀疑宠物机电量没电了,但是即使换了电池还是如此。还真是个古怪的水货机,阿珊暗自嘀咕了一句。没想到这下仿佛触动了什么开关,宠物机突然嘀嘀地乱叫起来,黑仔也开始不停地扭动,阿珊试了很多办法,包括拔电池,使劲按电源键,都无济于事。阿珊越发着急,要是被父母知道她有这么个机器,一定是没收的结局。着急之下阿珊脱口而出:“别吵了,再吵你就看不到我了”没想到机器像能听懂一样,一下子没了声音,接着房门响动,父母听到声响赶来查看,还好被阿珊用“自己在复习英语单癫疯病症状大概几年发作一次词”的借口搪塞了过去。直到父母离开后,阿珊才敢小心地把宠物机拿到身前,这一惊一乍可把她吓坏了。还好黑仔还在,只不过此时他怯懦地盘曲在屏幕的角落里,好像受了莫大的的委屈。阿珊本想责怪几句,但看他的样子又什么都说不出来。这时时钟敲响了整整十一下,阿珊匆忙地点击了几下喂食和玩耍,就翻进被子睡觉去了。“明天还要考试呢。”阿珊迷糊地咕哝了一句。四阿珊的成绩不算拔尖,但绝不拖班级后腿,但是那次考试却考砸了。办公室里,阿珊的手指不安地绞在一起,满脸通红,兜里老是没个消停的黑仔倒也安静了不少,老师问她为什么成绩下滑,阿珊只能说自己压力太大。其实阿珊知道,是自己在黑仔身上分了太多精力才会这样。那天回到家里,阿珊大哭了一阵,然后把黑仔扔到了一边,临近期末,还有另一场重要的考试在等着她,她要开始好好准备了。她发誓再不会在黑仔的身上浪费精力了。让她奇怪的是,自己冷落黑仔的这几天里,黑仔倒非常安份。橘黄的小台灯下,黑仔静静地看着,另一边阿珊正在奋笔疾书。每到深夜,总有一个高高瘦瘦的快递员敲响房门为阿珊送上一个热气腾腾的鸡蛋灌饼,但那个人送到就走,阿珊想问他几句都没有机会。用不着这么高冷吧?阿珊猜想,一定是父母叫人送来的,他们在全力支持自己的考试。她没发现的是,每次快递员上门时,宠物机里的黑仔都不知所踪。也只有在啃着鸡蛋灌饼的时候,阿珊才有闲工夫瞥一眼宠物机,这才发现许久没关注的黑仔竟然壮实了不少,身体线条也清晰了许多,阿珊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好像重新认识黑仔一样。宠物机里的黑仔仿佛感应到什么,昂起黑黝黝的脖子看了她一眼,然后身体的像素在屏幕上化成了几个字“明天的考试加油”。五第二天直到上课阿珊都有些魂不守舍,她还在回想昨天的事,现在看来她真的捡到宝了,这部宠物机的功能强大到不可思议,竟然连自己的考试时间都能记清。是的,也只有这个说法才能解释昨晚发生癫痫症状有那些的事。她满脑都是黑仔的形象,台上的英语老师唾沫横飞,台下的她嘴角扬起,一抹绯红不知不觉爬上她的脸颊:“还蛮可爱的嘛,也不枉跟我在一块这么久。”“啪!”一个粉笔头直直地砸在阿珊的小脸上,阿珊的英语老师是一个壮实的东北大汉,虽然教的是英语,但行动却一点也不“英语”,乍看倒更适合做体育老师。“开小差!马上考试了还开小差!上次考了多少分你忘了?”阿珊在英语老师愤怒的“炮轰”中低下了头。是啊,说好认真学习的,怎么又被黑仔分了心。阿珊摸摸袋里的宠物机:“黑仔,你要乖乖的哦,等姐姐考完试再找你玩喔。”宠物机随即发出两声只有阿珊能听见的短促的“嘀嘀”声,如同是在答应。阿珊满意地点点头,见怪不怪,潜意识里她已经能够接受宠物机的古怪现象了。“乖了,你是我唯一的小伙伴,以后我们要相亲相爱,”阿珊满意地把头低下课桌“吧唧”一下亲在宠物机上。这时宠物机一下子剧烈震动起来,不过还好没发出电子音,在阿珊一片黑暗的裤兜里,黑仔身化爱心充满了整个屏幕。六阿珊这段时间挺刻苦,每天都要复习到很晚,父母担心她一个人夜读会孤单要一起陪着,阿珊使劲摆手说不用,爸妈白天上班辛苦。弄得父母逢人就夸她懂事。“才不会呢,我还有黑仔呢,你说对吧。”橘黄的小灯下,阿珊盯着宠物机小声说。直到宠物机发出嘀嘀两声,阿珊才肯重新把头埋进书本。宠物机里的黑仔一脸黑线,自从那天开始,如果阿珊不得到自己回应就誓不罢休。这叫什么事,每次睡得好好地,冷不丁地就被叫醒,算了,为了阿珊的成绩,自己只能做出牺牲了。黑仔如是想。看着埋头写字的阿珊,黑仔正要继续和周公约会,余光瞥见墙上的挂钟正要指向十一点了。他突然一拍脑袋跳了起来。紧接着屏幕里的黑仔一下子没了踪影。十分钟后,一个热腾腾的鸡蛋灌饼准时送到阿珊的房间门口。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黑仔伸了一个懒腰,随后黑瘦的身躯像一条麻绳一样散落在地上,旁边啃鸡黑龙江癫痫哪个医院靠谱蛋灌饼的吧唧声变成了催眠曲,他沉沉地坠入梦乡。这回,他连见周公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考试如约来到,最终成绩阿珊遥遥领先,老师们都惊叹阿珊是半路杀出的一匹黑马,同学们争相祝贺阿珊的同时也有取经的意思。有人问:“为啥我晚上看不进书?”阿珊笑笑:“因为你没人陪啊~”“难道你还有人陪?”“有啊。”阿珊晃晃手中的宠物机。“切~”那个同学不屑地走开了,“骗鬼吧,看书的时候玩宠物机还怎么看的进书?”尾声自己的水货宠物机是个宝贝,阿珊已经非常确信了,只是还有一件事阿珊没整明白,就是关于送鸡蛋灌饼的快递员。因为就在刚才她把考试成绩告诉父母后,父亲抱着她直转圈,而当她问起鸡蛋灌饼的事时,父母一脸不解。他们说,那个时间早就睡了,也从来没点过什么鸡蛋灌饼啊。为了查出真相,阿珊决定今天再坚持一下。伴随着时钟沉闷的滴答声,快要耷拉下来的眼皮好不容易撑到了晚上十一点,不出所料,房门被准时敲响。阿珊一下从凳子上蹦起,活动了一下手关节,她已经决定了,这次无论如何不能放快递员溜走,必须要问出个所以然来。房门被她一下拉开,依然是那个一身黑衣的快递员,手中提着的一个塑料袋里赫然就是熟悉的鸡蛋灌饼。阿珊接过塑料袋后一脸紧绷地盯着快递员,手掌微曲,准备在他身子一动时一把抓住他的衣服,但没想到这次快递员根本没打算走。他用手指把帽檐推起大半,露出黝黑的额头,藏着的一抹笑容把阿珊的心都要融化了。这还是阿珊第一次认真地注视快递员,他身材匀称,脸庞轮廓分明,剑眉星目,还有一点点稀疏的胡茬,竟然是一个大!帅!哥!不过怎么感觉之前见过?阿珊挺庆幸,因为是自己的坚持再一次遇到了他。阿珊激动得手心手背直冒汗,几句话噎在喉咙里一时没说出来,急得她满脸通红。倒是快递小哥挺自然,他大方地伸出右手,灿烂的笑容仿佛带有实质性的杀伤力:“你好,我是黑仔。”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zose.com  辐射太空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