辐射太空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大庭氏 > 正文内容

[传闻逸事] 魔厨幻影

来源:辐射太空网   时间: 2021-10-06

PART.1设擂

  这天一大早,荆城县衙的门口就贴出了一张告示,说是名厨裴慕海还乡。要在南门外的空地上设擂,挑战全县名厨。

  告示刚一出来,整个县城就炸开了锅。这荆城县虽然不大,但却是个出厨子的地方。连京城的御厨都有不少是荆城县人。如今这个叫裴慕海的人竟然敢在这里设擂,实在是有些自不量力。

  不过一些老前辈却告诫年轻人要小心,因为这裴慕海的确有些来历:最初,裴慕海只是一个小乞丐,后来被福庆楼的主厨陆文山好心收养。由于他天资好,又爱钻研,在陆文山的传授下,短短几年,已经是县城有名的厨师了。

  十五年前,朝廷在荆城设擂挑选御厨,为了争夺唯一的入选资格,裴慕海竞在开赛前一晚往大师兄的饭菜中下泻药,没想到药下得太猛,身体赢弱的大师兄竟从此卧床不起!

  陆文山伤心欲绝,后来查出是裴慕海干的,一怒之下斩断他的右手拇指,并将他赶出了福庆楼。之后,裴慕海一直没有回来,听说他游历全国,苦心钻研厨艺。虽然缺了右拇指,做菜技艺已大不如前,但是他收了一个叫小镜子的女徒弟,厨艺超群。

  一次,皇帝微服私访时尝到了小镜子做的菜,赞不绝口,竟御赐了裴慕海一块刻有“奉旨厨赛”的玉牌,准许他在全国各地设擂,挑战各地名厨。自拿到这块玉牌后,裴慕海带着小镜子到处设擂,竟从来没有败过。如今,他终于回到了这个断指蒙羞的地方,并放出话来,说要设擂三天,每天一场,只要有一场输了,自己就交出玉牌,退出厨界,不然,就要关闭县城所有饭店。可见这次裴慕海是来者不善啊。

  听了前辈们这么说,一些年轻的厨师纷纷摩拳擦掌,说无论如何要赢了比赛,不能让裴慕海这样的阴险小人阴谋得逞!

  到了擂台赛开始的那一天,荆城县万人空巷,大家都聚到了擂台下。而评判席上坐着的,除了京城来的三位御厨外,还有知县和陆文山,这也是裴慕海特别要求的,他要陆文山亲自肯定小镜子的厨重庆治疗小儿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在哪艺,一雪前耻!

  开赛之前,裴慕海走到陆文山面前,深施一礼,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师傅!”陆文山冷冷道:‘裴大师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们十五年前就已经不是师徒了!”

  裴慕海并不生气:“师傅无情,慕海却不能无义!在我心中,您永远都是我师傅!小镜子,来拜见师公!”

  一旁的少女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师公!”这少女不过十八九岁,身着麻质衣裙。眼睛乌溜溜的,平凡质朴之间透出一股子灵气。陆文山转过头去,没有搭理小镜子。

PART.2连败

  此时,知县宣布比赛开始。第一天的这场比赛,由丰乐楼的厨师杜因对战小镜子。这杜因是荆城县厨师中的青年才俊,实力不俗,他首先被派出来试探小镜子的实力。

  比赛要求在准备好的食材范围内选择菜式。杜因上台后,扫了一眼面前的材料,宣布自己要烧的菜是——松鼠桂鱼,这是他的拿手菜。没想到他刚宣布完自己的菜式,小镜子也紧接着说自己要做的也是松鼠桂鱼。话音刚落,众人不禁纷纷惊讶起来,怎么会这么巧,天下菜式那么多,竟然都选了同样的菜。一个菜上见高低,这下有好戏看了。

  一炷香工夫,两人都做好了自己的松鼠桂鱼,端到台子上等候评判,从外形上看,两道菜惊人的相似,看来最后只能靠“味”这一项决出高低了。

  陆文山走上前,先尝了杜因做的松鼠桂鱼,不由点了点头:不错,毕竟是拿手菜啊。接着,陆文山又夹了一筷子小镜子做的桂鱼,这块鱼肉一入口,陆文山不由暗暗吃惊:肉质爽滑、鲜美可口,真是满口含香,比杜因的那道更有余味。

  陆文山不得不承认小镜子的这道松鼠桂鱼水平在杜因之上,尽管不情愿,但还是凭着良心给小镜子打了高分。其他评委也给小镜子打了高分,第一场比赛,小镜子赢得毫无悬念。

  到了第二天,出场的是荆城县公认的粤菜“第一勺”郑师傅。他宣布自己要做的是粤菜名菜——三蛇龙虎凤张家口治疗羊羔疯大会!令众人没想到的是,小镜子紧接着宣布她的菜式竟然也是“三蛇龙虎凤大会”!

  在场的众人不由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大家的目光都紧盯着小镜子,这回大家都看明白了,小镜子竟然是在照抄郑师傅做菜的每一个动作,只不过是慢了半拍,两个人简直就像在照镜子,只不过在最后出锅之前,小镜子拿出一个小玉葫芦,拔开塞子,倒了一些粉末到菜里!

  两碗“三蛇龙虎凤大会”摆上了评判台,看似一模一样的两碗菜,小镜子做的比郑主厨做的味道好了起码十倍!这次,又是小镜子赢了!

  比赛结束后,各大酒楼的名厨聚在一起商讨对策。原本让郑师傅出山是想速战速决,尽早让裴慕海认输,可没想到竟然又输了,这下该派谁去呢?

  就在大家垂头丧气之时,又有人带来了一个新消息。根据多方打听,小镜子之所以能胜出,秘密全在她的那个小葫芦里。原来当年裴慕海被陆文山赶走后,四处漂泊,有次跑到一个渔船上帮工,无意中发现渔家的饭菜原料都极其普通,可是味道都鲜香无比,后来发现是渔家祖上传下来一种香料,叫“千香粉”,无论什么菜,只要撒入“千香粉”,菜的味道立刻就提升了好多。裴慕海师徒自从摆擂以来,就一直这样玩花样:菜品、用料、工具、步骤都和对方一模一样!他们就是在与对手同样的菜品上,添加“千香粉”用来提鲜调味!所以在外形相似的情况下,小镜子的菜往往能靠味道取胜。

  大家这下才恍然大悟,可该怎么对付这对师徒呢?大家紧锁眉头之时,忽然有一个清朗的声音说道:“师傅,不如让我去出赛吧!”循声望去,说话的竟是陆文山最小的徒弟阿乐!

  陆文山慈祥地笑了笑:“阿乐,你的心意师傅明白,可你的厨艺……”

  阿乐站起来,胸有成竹地说道:“师傅,要对付这种花招,我绝对有办法!”陆文山见别的人都想不出办法来,也只好点点头应允了。

PART.4决战

  第三天的比赛终于开始了,这是荆颠痫病人注意事项城县最后的机会,陆文山他们早早就来到了比赛现场,阿乐也早早地将自己的灶台布置好了。

  比赛正式开始,阿乐大声宣布自己的参赛菜式是——宫保鸡丁!

  一听这菜,台下的人群一片哗然,这道菜也太过普通了,别说厨师,就是寻常的家庭主妇都是手到擒来。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阿乐已经选好了原料,动起手来了。他拿起一只宰好洗净的整鸡,开膛破肚,将鸡的内脏掏出,随手扔到灶下,然后片肉、切丁、热油、爆炒,一步步有条不紊地进行。

  而那一边的灶台上,小镜子还是按照自己前两天的手法,跟着阿乐亦步亦趋地做着菜。一会儿工夫,锅里面就飘出了鸡肉的香味,小镜子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最后一场比赛,自己又是赢定了。这时候阿乐忽然做了谁都想不到的动作,他拿起手边的大瓢,舀了一大瓢凉水,“哗”的一下子都倒进了菜锅里!滚烫的油锅被凉水这一激。“滋滋”作响,转瞬之间,一锅色香味俱垒的菜变得惨不忍睹!

  围观的人都看傻了,小镜子更是目瞪口呆!阿乐得意地望着小镜子,嘿嘿地笑道:“怎么样,镜子姑娘,还跟不跟着学呀?”

  小镜子犹豫了一下,一咬牙,竟然真的舀了一瓢凉水,照葫芦画瓢地倒进了自己的菜锅里,暗想:“就算这道菜做坏了,你的菜不也一样?等我再加上‘千香粉’,照样稳赢你!”

  过了没多久。比赛时间到了。眼看要最后评判了,众人纷纷为阿乐捏了一把汗。大家都知道。如果这场输了,荆城县所有饭店都要关门,所有厨师都要丢饭碗。有些人不禁暗暗埋怨陆文山,不该让阿乐这个毛头小子胡闹,这下,荆城县的脸可丢大了。

  谁知,阿乐却神色如常。他大声说道:“各位,我刚才忘了说了,我出炉的菜式是宫保鸡丁外加鸡杂煲。”

  一听这话,下面一片哗然,而阿乐不慌不忙地掀开铺在灶台上的板子,大家才看到原来灶台下别有洞天,竟然藏着一个小小的火炉,火炉上坐着一个小小的砂锅。啊乐掀开砂锅盖儿童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子,顿时香味四溢!阿乐笑道:“各位评判。我的宫保鸡丁做坏了,现在以这道‘鸡杂煲’作为比赛的菜品!”

  大家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阿乐是玩了一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表面上做的是“宫保鸡丁”,但却在灶台底下藏了个小火炉,同时做两样菜,趁着炒鸡丁的操作空隙,偷偷地做出了一锅鸡杂煲,他给整鸡开膛破肚的时候,把那些鸡心、鸡肝、鸡肫都扔到了灶下的砂锅里,不知不觉地煮出了真正的比赛菜品!

  裴慕海直奔评判台前,指着阿乐怒气冲冲地说道:“小子,你耍诈!”

  阿乐微微一笑:“这叫兵不厌诈!反正没说过不能中途加菜的!”

  阿乐将鸡杂煲从裴慕海的面前端过,裴慕海闻到了从砂锅里飘出的香味,突然神色大变。他想起自己还是一个小乞丐时,又冷又饿地晕倒在福庆楼的门前,是陆文山把他抱了进去。等自己醒过来,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鸡杂煲的香味,而陆文山则微笑着,把鸡杂煲亲手喂给他吃……

  见裴慕海发呆,阿乐走上前说道:“裴先生,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道‘鸡杂煲’吗?因为这是师傅教我的第一道菜,也是他最喜欢的一道菜。我经常看见夜深人静的时候,师傅会一个人悄悄地回到厨房,煮出一锅香喷喷的‘鸡杂煲’,有时候还会喃喃自语,‘小海。你现在在哪里啊……”

  阿乐还未说完,裴慕海已经泪如雨下,走到陆文山面前,跪了下来,哭道:“师傅,我错了。十五年了,直到今天,我才放下了那个大包袱!”

  陆文山此时已眼眶泛潮,哽咽道:“这句话,师傅等了十五年了……”

  望着这一幕,’在场的人无不动容。小镜子轻轻走到阿乐旁边,叫了一声:“小师叔,以后还要请你多多指教啊!”阿乐愣了一下:“啊?你是在叫我吗?我什么时候变师叔了?”

  小镜子微微一笑;。你是师公的徒弟,我是师公的徒孙,这么叫不会错吧。”阿乐听了这话,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zose.com  辐射太空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