辐射太空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罗隆翔 > 正文内容

人生需要常瞄准

来源:辐射太空网   时间: 2021-10-06

  瞄准,是一个军事术语。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凡是射击训练或正式射击中,瞄准是击发的前提,只有瞄准了,才能击中敌人。
  
  枪上都有两个标志,一个是准星,一个是缺口,瞄准的时候,目光、缺口、准星和目标,要连在一条直线上,这条直线成绝对直线的时候,扣动扳机,从连线到扣动扳机的过程就是瞄准。
  
  瞄准是个并不复杂的程序,有没有文化,当兵时间长短,都无大碍,只要能屏息静气地把准星放进缺口里,左右间距相等,上端完全对齐,前方直指目标的要害部位,剩下的就是轻轻而稳稳地扣下扳机了。
  
  检验瞄准的最好办法是看你是否击中目标,但这种办法用的很少,因为我们国家还没有富裕到让一个兵用真枪实弹天天练枪法的程度。替代实弹的方法就是据枪练瞄准,瞄得自我感觉很准了,就空扣一下扳机,表示你已打了一枪。
  
  我刚当兵第二星期就开始射击训练了,那时班长说是射击预习,其实就是练瞄准。一月的淮北大地,雪过了天并没有晴,我们趴在雪地上瞄准,一趴就是一上午。由于怕把军装弄湿,班长允许我们新兵将雨衣垫在胸前,这雨衣是把雪水隔住了,却隔不住雪地上的寒气,瞄不了多大一会儿,五脏六腑都感到了阵阵寒意。手冻了可以搓一搓,肚子冻了只能悄悄用四肢撑地,让肚皮离开大地一会儿。做这种动作的难度比较大,胳膊腿都要有一定的支撑力,我那时身体比较瘦弱,撑起来坚持不了半分钟,为了坚持时间长一些,只能把动作做大,这样虽然时间长了,但目标却容易暴露。一次我刚把臀部拱起,就被班长发现了,他没有口头训斥,河南治癫痫价格而是悄无声息地跑到我的身后,抬起脚用力在我的臀部踢了一脚,踢得我疼了好几天。
  
  两周后新兵连组织了第一次实弹射击,每人5发子弹,在100米的距离上打胸环靶。实弹射击是班长最紧张的时候,因为射击成绩要张榜公布,公布的是新兵,排名的是班长,直接关系着班长们的带兵水平。射击之前班长们比新兵还要紧张,他一而再地向我们强调,别慌张,按照平时瞄准的动作,确实是瞄准了再击发。不要受外界的影响,不能别人的枪一响你就沉不住气,有的是时间,一定要瞄准。那次射击我的自我感觉特别的好,平日训练困扰我的虚光一下消失了,心跳出奇的正常,根本没有班长所担心的那些问题中的任何一种。该我上场了,班长拍拍我的肩膀深情地说了一句“稳住”。我从监枪员手中接过装有5发子弹的弹夹插进子弹袋里,卧倒,装子弹,出枪,瞄准,一套动作很标准,那一刻我感觉四周静得没有一丝杂音,只有那个靶子像戴着高度老花镜的一张笑脸在望着我。平时的训练我们瞄的都是胸环靶的下九环,我按照班长讲过的理论寻找下九环,出乎我预料的是任何姿势没有调整,枪托就那么向右肩胛上一抵,目光就将缺口、准星套到了一条线上,小喇叭一吹,我的枪第一个就射了出去。是不是太快了?我向后看了一眼班长,他在很远的地方向我伸了一下大拇指,然后又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我不知是什么意思。这时第一轮射击完毕,报靶员跳出靶壕,指示牌在我的靶子上做了一个下45度角的比划,我打了5环。我的脑袋蒙了,他是不是报错了?我的良好感觉在他那一比划里飞走了,第二次射击的喇叭声响了好长时间我竟忘了射击。
  
 癫痫病医院比较好的专家 5声喇叭过后,我的新兵连射击成绩诞生了,35环。
  
  回到连队我想班长肯定会把我骂个狗血喷头,哪知他不但没骂,还把我鼓励了一番,说第一次,谁都难免紧张,有好多人开始打不好,但以后却成了射击能手,让我下连后好好干,关键是练好瞄准,瞄不准就打不上靶子,这是多少人实践证明了的。我带着不及格的射击成绩下连了,并暗暗发誓要练好射击,把新兵连的耻辱历史抹掉。
  
  下到连队发给我的不是步枪,而是一挺机枪。班长说我的个子高,站队是站第一名的,第一名就是机枪手,还说机枪手享受副班长的待遇,平时可以替代副班长查哨。那时的新兵听话,不管有没有班长说的那些理由,我还是愉快地接过了机枪,接过之后我才明白,一挺机枪的重量足有三支步枪重,再加上一个装有100发子弹的弹盒,给我的压力真有千斤重。看来班长说的什么待遇那是哄我的,真正的原因恐怕是老兵们都不愿扛这个沉家伙。
  
  扛上了机枪就要练机枪,于是我又在机枪上练起了瞄准。这机枪不同于步枪,没有卧姿、跪姿、立姿等等那么多的变化,打机枪只有一种姿势,卧姿。机枪的瞄准与步枪有很大的不同,它不但要瞄得准,还要卡得紧,因为机枪有很强的后坐力,特别是连射,如果没有手指、臂膀和肩胛的合力,瞄得再准都是白搭。机枪的射击距离是100米和200米,距离远了,瞄准起来就费劲,特别累眼,精力太集中之后,半天下来看什么别的东西都有点模糊。打机枪我没有太出彩,也没有太落后,在每天多比别人负10来斤的情况下保持在中游,班长说已经很不错了。
  
 治疗癫痫病黑龙江好的医院在哪 当兵几年,我经历过几次打靶,成绩大都在及格与良好之间徘徊,班长、排长在帮我找原因时都不约而同地说到了瞄准。听了他们的经验之谈,我很诚恳地点点头,可我并不认为我的问题出在瞄准上。我相信我的1。5的视力,也相信我对缺口和准星的理解,问题可能出在击发或者呼吸或者据枪的姿势上,这一切都像是与瞄准有关的,又像是与瞄准无关的,总之我的射击没拿过优秀。射击优秀与否,并不影响当一个好兵,因为兵营里衡量一个兵的好与不好,不单纯看射击,还看其他的课目优不优秀,如果其他地方不优秀,射击再好也是不能以偏概全的。这在我们连就有一个活例子,我们班有个比我早三年入伍的班长,军事上不但射击次次优秀,军体、爆破、战术等各方面都是优秀,经常在全连官兵面前做示范动作,我们新兵都把他当作偶像来崇拜。可有一天就出了问题,我们守卫的淮河大桥发生了一起案件,当时这位班长当班,全因他的机智勇敢,及时排除了爆炸物,使每5分钟就过一趟火车的大桥完好无损。但在排爆中他自己掉下了大桥,双腿骨折。有人破坏大桥,这在当时可是一件大事,为了早日破案,抓到破坏分子,部队请公安机关参与侦破工作,老公安很有侦破经验,到现场勘察了一趟就下了结论,说这是一位很有专业才能的爆破手作的案,在地方上还没遇到过这么专业的不法分子,请部队领导从内部查一查。领导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很快把视线转移到了这位班长身上。原来这位班长当官心切,听说连队把自己当作提干的苗子报了上去,想弄出一点轰动效应,来促使事情的尽快解决,哪知弄巧成拙,毁了身体,也毁了前程。
  
  从军事的角度看,这位班长不治疗癫痫病需要的费用高不高能说不优秀,但用军事上的术语说,他瞄错了目标。射击中瞄准的用意很明确,三点成一线,这一线的关键是目标,如果目标瞄错了,那你的缺口准星越对得准,你的射击造成的损失也就越大。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方向问题,对于本领小的人来说,错一步无关紧要,对于有才能的人来说,错走一步就难回过头来。我们常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射出的子弹更没有回头的可能,要想不使自己发生方向性的错误,就要像射击一样常瞄准。
  
  实际上我们的人生扣动扳机的时候远没有瞄准的时候多,我们一生的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瞄准的。就如打仗一样,上战场之前我们已经开始瞄准了,不过那是从战略上的瞄准,一旦战略方针确定下来,就要立即从战术上进行瞄准。走上战场之后,发现敌人的过程,利用地形地物的过程,构筑掩体的过程,选择手中武器的过程,都是在瞄准。瞄准了,战斗就胜利在望,瞄不准就要被动挨打,因为你在瞄准敌人的同时,敌人也在瞄准你,只因他先瞄准你了,你才没有瞄准他,你才没时间去瞄准他,你才没机会去瞄准他。瞄准抓的就是先机,先机在预备阶段你可以等,在冲刺阶段你必须要去抓,人人都在抓,就看谁瞄得准了。
  
  现在的社会上,有不少优秀的企业家和领导干部,他们很多是从部队转业复员的,之所以到地方干得得心应手,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军旅生涯给了他们比别人更高的素质。这素质不是别的,正是审时度势的能力,用军事术语说是善于在瞄准中迅速击发。
  
  这么多年了,我做每一件事情之前,都不忘先瞄准,这是军营生活告诉我的人生秘诀。

上一篇: [海外故事] 漠海航道

下一篇: 火腿的故事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zose.com  辐射太空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